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vip小说网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第四十七章 孔 芸来了

      秋近了,树叶变得枯黄,风来就会吹落一片,纷纷扬扬,高舞空中,轻柔的轨迹犹如那年心动的记忆。

    “一个多月了,他还没有回来。”

    落叶纷飞中,少女的明眸里盈着一汪忧伤。自从华师兄领军出征广宁,已经一月不曾归宗。

    最初,只是时不时的想,以为凭对方的聪明才智,击退羌州军只是等闲。渐而,羌州军退了,以为将要回来,每天都打扮的漂漂亮亮的,后来,一天又一天,叶子从绿变黄,而人犹未归。

    这过程里,那思念,荒草般的长,直至今日,渐有穿墙过户的张狂。

    “小芸儿,你在想他吗?”温柔的声音响起耳后。

    转头,一个年轻,眉目与她七分相似,气质婉约动人的女子,正站在月亮门前,眼含笑意地望着她。

    孔九阴之妻,孔芸之母,名字不详,血魔宗众人只称她为孔氏。

    “娘,你又笑话我。”

    孔芸无奈,本想争辩几句,可一下子,忽然想到什么,心情变得低落,仿佛对一切都提不起兴致,垂着头,小声说道:

    “我才没有想他。”

    ……才怪。

    孔氏走到她身边,握住她的手,目光投向天空,目露缅怀之色,道:“当年,娘也是像你这样,独自一人,默默地想着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孔芸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孔氏却没有多说,只轻轻拍拍她手背,笑道:“既然想,那就去看看他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这样会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孔芸想说自己是否太不矜持,话到嘴边却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孔氏一眼看破了自己的女儿,对方贫瘠的恋爱经验和幼稚的小想法,让她既无奈又好笑。

    矜持?再矜持人家都忘了你啦。

    女人啊,一定要靠自己追求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孔氏只是这么说着。

    看着母亲眼里的鼓励,孔芸仿佛也有了力量,点点头:“好!”

    我就是去看看,什么都不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昭明十七年八月六日。

    傍晚,县衙后院。

    “这比例不对,继续改。”

    “黄土和煤炭的比例,赶紧摸索出来,不要怕失败,多试一次。”

    黑色煤炭,黄色泥土,混合水搓成一块块饼状物,然后放在火炉上烤。从早上起,杨越便和五个工房书吏忙碌着这件事。

    前世农村用过蜂窝煤,他亲眼见过用黄土混合磨成粉的煤炭最后一桩打出来的蜂窝煤过程。

    但比例他确实不懂,摸索一上午,做出来的煤饼不是太软就是太硬,或者烧的太快最后烂成粉状。一直辛苦到现在,才渐渐有起色。

    “赶紧吹干,放上火炉,接着烧。”

    重新搓好一个煤饼,杨越喊来会风系道术的书吏,火速将湿漉漉的煤饼吹干。

    “这次一定要成功。”

    很快,煤饼脱去水分,恢复干燥。杨越卷着袖子,用火钳小心翼翼将煤饼放在烧的通红的火炭上,然后,十二双眼睛紧紧盯着这块煤饼。

    一定要成功。

    如果是再冒白气,或者烧的不均,那就太打击人了。

    其他工房书吏也紧紧盯着煤饼。

    这些天东冶城外一处山脉,发现数座中型煤山。随后杨越让挖完河的白巾杂兵分出一万人,立刻进山挖煤,于是这几天,每天都有几十万斤的煤炭被挖出,一车一车地运进东冶城。

    大家都不知道干什么用的,若是失败,那银子就白花了。

    渐渐,这个用煤75黄土25比例的煤饼,在木炭上烧的通红,只飘出了极少的异味。

    初步估算,起码能烧三四个时辰!

    “成,成功了!”

    一个书吏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真的成功了!”

    一上午的劳动终于有了成果,书吏们喜不自胜,杨越看着几人的脏兮兮的笑脸,也忍不住微笑,心中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下,百姓们的过冬问题就解决了一半了。

    “大人,有客来访,自称是您宗门老友。”

    正这时,门外一个白巾亲兵来汇报道。

    杨越寻思或许是哪个师兄拜访,倒也不在意,这几天攀关系的人多了。便摆了摆手:

    “领他到我这儿来吧。”

    于是一分钟后。

    一身淡粉色襦裙,头戴珍珠步摇,打扮的美丽动人的孔芸,款款走进后院的瞬间,便看到朝思暮想、英俊无比的华师兄,竟然蓬头垢面,浑身脏污,咧着一嘴大白牙,和几个乞丐对一堆泥巴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孔芸:???

    这时,杨越恰好望向她,空气刹那一静。

    其他书吏也感到气氛怪异,往门口看时,纷纷闭了嘴,更静默了。

    孔芸师姐和华安师兄的经常在藏书阁一起看书,两人的绯闻早就举宗皆知。

    “华师兄,你怎么会……”孔芸满脸复杂,又是疑惑又是震惊的看着杨越。

    心上人陡然变成乞丐,这和她设想中的不一样啊。

    杨越看了看自己,又看了看其他书吏,顿时明白了什么,坦荡笑道:

    “孔师妹,能否先去大堂稍候,我洗个澡换身衣服就过来。”

    杨越虽然尴尬,却不觉得自己丢人。

    他前世是豫省人,听着***、韩愈的故事长大,虽然衣着不洁,但他觉得自己精神上是干净的。

    但脏兮兮的和女孩见面,总归不好。

    “那我等你。”孔芸低了低头,乖顺地离开了,只是杨越的一副模样却深刻地留在她脑海里。

    儒雅晴朗的他,也有这样的一面。

    她莫名感到窃喜,自己更了解他了。

    等孔芸离开,杨越立刻吩咐人烧水,准备新衣。随后,洗了一个月来的第一次澡,搓出来的泥灰浮满了木制浴桶的水面。

    “真恶心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刻钟后,再见杨越,对方已经是一身白色锦袍,头发束在镂空金冠里,面如冠玉,重新恢复了一副翩翩公子的打扮。

    “华师兄。”

    孔芸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一整天都没有处理政务,此刻应该积压如山,因此杨越只想尽快结束聊天,直奔主题道:

    “师妹来此何事?”

    孔芸一愣,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说辞道:“我来看看华师兄有没有需要我帮忙地方。”

    完美。

    “帮忙的地方?”

    杨越摸了摸下巴,沉思片刻,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:“师妹,我还真有一件事得让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孔芸眼睛浮现一丝期待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书房吧。”

    杨越起身,带着孔芸穿过大厅偏门,来到书房。

    很快,一堆政务积压在孔芸面前,层层叠叠的书页,让这个十八岁的少女感到有些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孔师妹冰雪聪明,就和我一起处理这些政务吧。”杨越笑道。

    孔芸:……

    最后,沦为工具人的孔芸老老实实在杨越身边打下手。

    其实她根本不懂政务,但杨越会给她讲解,深入浅出下,倒是很快就融会贯通了。

    直到傍晚,杨越已经放心将一些轻度政务交给孔芸处理。

    一夜就此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(快捷键:←) [上一章] [本书目录] [下一章] (快捷键:→) 返回vip小说网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