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vip小说网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第177章 有了你空气空都是甜的(3)

      建章宫内的沧海与小顺子,看见皇上过来了,都有些奇怪,对视一眼,不约而同地往皇上身后看,寻找着什么。

    可是瞅了半天,也没见皇后娘娘的身影出现。

    难道,是皇上一个人过来的?

    沧海不会说话,只有俯首作揖,小顺子迎上前,恭敬地唤着,“皇上万福!”

    孟轩鹤点了点头道:“去书房。”

    小顺子愣了愣,才应了一声,躬着腰身为皇上引路,进了建章宫的书房。

    孟轩鹤在书桌后坐下了,看着桌子上摆的几撂奏折,心想,这些天来都是南儿一个人每天在这里辛苦批复奏折,他暗叹了口气,怪自己记忆恢复的太晚。

    “伺候笔墨。”他说了一句,拿起放在中间显眼位置,一看就是急着需要批复的奏折,翻开默读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过去,太阳已经开始夕斜。

    孟轩鹤才从案上抬起头来,直起腰身,扭了扭酸痛的脖子。

    身旁的小顺子不知道干什么去了,只剩下了沧海。

    沧海见皇上忙完了,赶紧去斟了杯热茶递上。

    孟轩鹤接过,吹了吹上头的浮叶,一口气喝了,叹道:“好久没这么累了,这朝中的事务还是跟以前一样一如继往的多啊。”

    沧海听见这话,眼睛一动,朝着孟轩鹤打手势。

    孟轩鹤看着沧海沉默的样子,不由得想起了从前那个时偶在他面前抖机灵的小太监,站起身来,拍了拍沧海的肩膀道:“没想到你嗓子会哑,你为了朕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沧海的眼睛睁的大大的,眼睛发酸,扑嗵跪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孟轩鹤皱眉,“怎么动不动就跪?起来起来,朕最讨厌你在朕面前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沧海点点头,擦着眼角的泪水站了起来。皇上回来了,皇上终于真正的回来了,沧海觉得自己这些天受的苦值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孟轩鹤见沧海情绪稳定了下来,问道:“沧海啊,那个假皇帝现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沧海打着手势道:“皇后娘娘把他关进了紫光阁。”

    “书房啊。”

    沧海点头。

    孟轩鹤眉头微微一耸,思索问:“他他长的真的跟朕是一模一样的?”

    沧海想了想,又打了几个手势,意思是,外表的确是难以分辨,但接触下来还是能发现是不一样的,皇上乃真龙天子,身上的气势,不是谁都能随随便便的模仿的。

    这马屁拍的孟轩鹤喜欢,哈哈笑了两声,“沧海,你带朕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沧海犹豫着,让皇上去见一个假冒过他的人,恐怕会不太合适,并且皇后娘娘下过令,任何人都不准去见李显。

    孟轩鹤见他犹豫,说道:“朕的话难道你不听了?”

    沧海打着手势解释说,皇上的身子现在还没有痊愈,如果那个李显刺激到了他,恐怕不太好。

    孟轩鹤笑了笑道:“不就是一个长的跟朕一模一样的人吗?有什么能刺激的。朕经历了这么多事情,没有什么再能刺激到朕的了。”

    沧海这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一盏茶的功夫之后,沧海就带着孟轩鹤来到了紫光阁。

    果真,殿前站着好几个高大威猛,面色冷厉的侍卫,连路过的鸟儿都不敢在这里多做停留。

    看到沧海带着皇上来了,侍卫们赶紧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孟轩鹤道:“把门打开,朕要进去。”

    为首的侍卫“喏”了一声,赶紧小跑着去开殿门。

    很快,厚重的殿门便被打开,站在门口的孟轩鹤闻见一股久未通风的尘土的气息,伸手在脸前拂了拂,便迈过门槛进了殿里,沧海紧紧跟在他的身边,生怕出什么不测。

    殿内光线不太好,且安安静静的。

    孟轩鹤的目光在四周巡逡了一周也没瞧见人影,便唤了一声,“有人吗?”

    李显早就听到了外头的动静,也听见了侍卫们唤“皇上”的声音,起初,他还以为出了错觉,以为又有人唤他皇上了。

    但很快,他就发现,是真正的皇帝来了

    他的神经一时紧绷。

    想起自己犯下那样的大罪,假冒皇上,扰乱皇宫,弄得朝堂大乱,还差点害了皇后娘娘,宣和帝一定不会放过他的。

    他害怕,抱起正在看着的典籍就躲到了一个大书架后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孟轩鹤叫了几声没有人应,跟沧海说了句话,“他不会跑了吧?”

    沧海摇头,一脸笃定,紫光阁守备森严,那个李显身上也没有功夫,是无论如何也跑不掉了。

    沧海示意皇上在这儿等,不贸然往里进,由他进去寻找。

    孟轩鹤点点头。

    沧海执起手中的拂尘,向前走去,每走到一个书架前,便用拂尘的柄去敲一敲书架。

    李显听着这声音,头皮发麻,感觉死亡在一步一步走近似的。

    终于,沧海在一书架后看到了李显,一把将李显揪了出来,拖到了孟轩鹤跟前。

    李显受力跪倒在地,抬起头来,便看到了一个跟他长的一模一样的男子,这就是当今大齐的天子吗?

    李显怀里的书落地,又惊又骇的样子。

    孟轩鹤微弯了身子,往前探着头审视李显的五官,咂了咂嘴道:“没有想到,这天底下还真的有跟朕长的一模一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李显忙道:“草民不敢!”

    孟轩鹤没说话,拣起了李显掉在地上的书,发现是一本珍贵的藏书,“这可是皇室非常珍贵的书籍啊。”

    李显一惊,忙磕头道:“皇上饶命!草民不是故意的!实在是被关在这里,分不清白天和黑夜,日子难熬,草民识得几个字,便看书解解闷。”

    孟轩鹤翻了翻那书,淡声道:“这种书可不是随便看看就能看懂的,你看得懂吗?”

    李显垂了垂眼,实话道:“也是一知半解,不能领会其中懊秘。”

    “能一知半解也已经很厉害了啊。”

    李显一时分辨不出皇上是喜是怒,只好再次求饶,“皇上饶命!草民不敢了!”

    孟轩鹤笑了笑,“我没要你的命,你害怕什么。你说说,你这些天在这里,都看了多少书啊?”

    李显额上沁出汗珠,“能看的都看了。”

    孟轩鹤挑了眉,“你很好学啊。”

    “草民自小家贫,读书是所用的课本都是借来的,长大以后也买不起书,所以,在紫光阁内看到这么多书,草民就斗胆了了年少时的遗憾。”他说着,审视着皇上的脸色,使劲把额头往地上磕了几下,“但是,草民私自阅读皇室藏书,也是触犯了大齐的例律,还请皇上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你明知道有罪,为何还要看?”

    李显惶恐道:“一是被关在这里太难熬了,二是,草民自知死罪难逃,便”

    孟轩鹤听此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显不明所以,却不敢再出声。

    孟轩鹤道:“如果要处死了,恐怕你早就没命了。书本来就是供人阅读的,这些书放在这里没有人读也是浪费,既然你能读下去,也是你跟它们的缘分。朕不会因为这个治你的罪。既然你读了这么多书,应该能做点事吧。最近朝中关于改革兵制的事情不知你有没有听说过?”

    李显道:“草民前些日子在,在朝中的时候,看到过类似的折子,但是,当时草民受制于人,并没有理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朕让你就改革兵制一事写一篇策论,写好了,就让外头的侍卫,递给朕。”

    李显的眼睛闪了几下,又是惊又是喜,皇上这是要要饶了他,还要用他?

    他怦怦磕了几个头,“草民一定竭尽全力!”

    孟轩鹤点了点头,感觉在紫光阁呆的时间也不短了,外头天色已经变暗,该回椒房殿陪着南儿了。

    他说句:“回椒房殿。”

    转身就往门外在走。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李显,慢慢地抬起头来,看着皇上的身影一步一步的走远,脸上现出了矛盾挣扎之色。

    终于,在皇上即将踏出门槛的时候,李显伸着胳膊壮胆唤了一声,“皇上且慢!”

    孟轩鹤停了步子,听出李显这声唤之中,声音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。

    他示意沧海在门外等他,又折身回到了李显跟前,居高临下地站在跪着的李显跟前,问道: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李显搁在地上的手紧紧拳在一起,低声问:“不知皇后娘娘近日可好。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孟轩鹤俊眉蹙起。

    李显入宫的所有事情,他都已经从孟悦慈的的嘴里与其他人的嘴里七七八八的拼凑完整,这个李显,当初之所以背弃孟卓与穆怀信他们,来帮助皇后,不仅仅是因为他良心发现,还有一部分原因是,他对林初南产生了不应该有的想法。

    此时,李显问及林初南的情况,不由得让孟轩鹤多想。

    孟轩鹤的声音沉了下去,“朕回来了,以后朝中事务皆由朕作主,你怎么问起皇后来了?”

    李显害怕的身子微微颤抖,迟疑道:“草民不敢,只是,只是担心”

    孟轩鹤拂袖,有些生气,“你有什么话尽管说出来,朕最讨厌言不尽之人!”

    李显咽了口口水,壮着胆子说,“草民问起皇后娘娘,别无他意!只因,草民知道法净死了。曾经,在宫外的时候,法净说过一些话,被草民听到,是关于皇后娘娘的。”

    孟轩鹤感觉不是什么好事,神经也紧绷起来。

    经历了重生、失忆、被囚禁与流落他乡种种事情的孟轩鹤,当真是什么都不怕了,但只有一样,关于林初南的事情,会将他击倒。

    他一字一句道:“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李显先磕了一个头,“法净那个和尚,要说他没本事,他又确实能算到一些事情,他的话,草民觉得,不能相信,但也不能全信,凡事,有一个准备总归是妥当。草民听他说,皇后娘娘的,皇后娘娘的命,不是她自己的当时他们计划着将皇后调包之后,把持朝政最大的障碍就是皇后,穆怀信说皇后势力极大,身边又有一个神出鬼没武功高强的连昭保护着,其人也非常小心谨慎,再加上又怀了孟氏的血脉,当真是一个既看不顺眼,又不能除掉的存在。但法净说,皇后不足为虑,她的寿数,最多不过一两年罢了草民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,但据他说这话已经过去了一年多了,草民,害怕真的会应验,所以,说出来只是想提本一下皇上,好好地照看,保护皇后娘娘,不要让娘娘出什么事情才好。”

    孟轩鹤不由得想起了,明德寺里,当净那些狂妄自大,无法无天,又确确实实是事实的话语来。

    他眼窝深陷,上前一步,揪住了李显的前襟,“他还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李显惶恐摇头,“回皇上,没,没有了,他们很多事情都是避着草民商量的,对草民是有所防备的。草民也就听到这么一点儿。而且,草民感觉,法净总给我一种,在他的眼里,皇后不足为虑的样子。也许,就是因为他笃定,皇后会在不久的将来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孟轩鹤一下子把李显丢到了地上,“不准你诅咒皇后!”

    说罢,孟轩鹤转身离开了紫光阁。

    可是他的心却被李显这番话搅乱了。

    难道,他跟南儿就不能像普通的夫妻一样,平平安安,快快乐乐的在一起一直到老吗?

    为什么总以为以后都是好日子的时候,就会这样那样的事情出现?

    回到椒房殿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,在院子里的秦平,看见孟轩鹤忙迎了上来,“皇上,您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孟轩鹤被李显的话影响,情绪不高,只是淡淡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天黑秦平也看不见他的表情,笑着说,“娘娘刚说了您要是再不回来,就要差奴才过去请您了。不要一回以建章宫,就不舍得回来了。晚膳都已经好了,就等着你呢。”

    听着秦平的话,孟轩鹤已经踏进殿门,往里走去。

    秦平跟在一旁继续说着,“悦慈郡主过来,娘娘留了吃饭,太子殿下与溪期皇子也都在,可热闹了,正在里头说话呢。”

    里面的林初南,已经听见了秦平的话,知道孟轩鹤回来,便把怀里的小溪期交给了一边的奶娘,朝孟悦慈胳膊上轻按了一下,起身迎了出去。

    挑开帘子,便看见孟轩鹤修长的身影在门外,她笑意盈盈,“皇上日理万机辛苦了吧?”
(快捷键:←) [上一章] [本书目录] [下一章] (快捷键:→) 返回vip小说网首页